188体育简介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发布日期:2019-06-19 浏览次数: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“收到、收到、收到……”被24个“收到”击中的杨文彬《大学社会》个人展,于2018年8月11日在北京798艺术区映艺术中心/映画廊开幕。该展览是《大学社会》项目完成后的首次公开展示,将展出摄影作品六十余幅、打码处理后的学生组织文件若干,以及录音、视频等媒介的作品。
该展览呈现的话题——教育,是人人都无法回避的。
教育,通常有广义和狭义两种概念。广义的教育泛指一切传播和学习人类文明成果,即各种知识、技能和社会生活经验,以促进个体社会化和社会个性化的社会实践活动,产生于人类社会初始阶段;狭义的教育专指学校教育,即制度化教育,也是本文的所指。(本段内容,部分摘选自维基百科)
中国制度化教育,自1977年恢复高考后,步入新的时期。而以直接、如实呈现为重要特征的摄影,以及具有社会历史意识的摄影人,为中国教育的发展进程,拍摄了一大批重要的影像文本。
回归到摄影观看和记录教育,包括立足当下大学教育的杨文彬,我们一共选择了四位系统性拍摄制度化教育场所——学校的摄影师作品,包括任曙林《八十年代中学生》(1980年代,北京)、解海龙《希望工程》(1990年代,贫困地区)、王向阳《高中生》(2012-2015年)、杨文彬《大学社会》(2014-2017年),并置展示、集中观看,看一看同一话题下,不同观看和拍摄视角,所呈现出的迥异的摄影作品以及意义。
任曙林《八十年代中学生》
1980年代,北京
八十年代,被广泛的认为是中国二十世纪“最有文化和情怀”的两个年代之一。1976年极左文革统治结束、1977年恢复高考、1978年改革开放……,让追求个体价值、自由、浪漫的气质全面复苏,而这种情绪迅速地感染了彼时各领域的人们。原四月影会主要成员之一、知名摄影师任曙林,带着这种情绪,进入中学校园,深入观察和拍摄了一系列以中学生课堂和课外生活的场景和细节,用镜头记录下了一代人的青春时光。
以下为节选(更多作品,请网络搜索)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解海龙《希望工程》
1990年代,中国贫困地区
从一位经常获奖的沙龙摄影爱好者,到具有责任担当意识的社会纪实摄影师,解海龙摄影实践与中国青少年儿童基金会《希望工程》的嫁接,“引起了社会对落后的教育状况的认识,切实地改变了许多青少年就学的条件。这是中国摄影第一次和社会生活发生实质意义上的互动,显示了纪实摄影的力量。”(鲍昆)。
■插队推荐:由摄影师李云鸿总策划兼制片人、以解海龙/希望工程为原型改编的十八级电视连续剧《希望》(1997年北京电视台首播)
以下为节选(更多作品,请网络搜索)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王向阳《高中生》
拍摄于2012-2015年
在2015第15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上首度展出,便引发广泛互动的王向阳《高中生》,对当前的“高考工业”进行了为期三年多的现场观看和记录,以大量的直接、如实的静态影像、视频等文本,展示了高考语境下的高中生生态。
以下为节选(更多作品,请网络搜索)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
中国电池四个镜头里的中国教育:“高考工厂”与“大学

 
  • 加盟流畅
  •